美时好孕
137-7381-9768
母婴产品

不想生孩子太疼,难道有罪吗?

浏览: 时间:2020-11-16 分类: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单向街书店(ID:onewaystreet2013)

从两年前开始,每年 3 月的最后一周被定为我国的“麻醉周”。就在刚刚过去的一周,我国大部分的医院都展开了以“敬畏生命,关注麻醉”为主题的麻醉周宣传活动。

看着铺天盖地的活动宣传,我脑海中里突然想到了 2017 年 8 月份发生的“榆林产妇跳楼事件”。

2017 年 8 月 31 日 晚上八点左右,在榆林市第一医院绥德院区妇产科一名孕妇从 5 楼分娩中心坠下,医护人员及时予以抢救,但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身亡。

产妇家属和医院各执一词,究竟当时到底是谁在拒绝产妇一再剖宫产的要求现在也不得而知。而我们唯一知道的是,产妇因为生产期间疼痛烦躁不安,情绪失控跳楼自杀。

两条生命一瞬间就没了,但是这样的事情还是层出不穷……

生孩子到底有多疼

我们熟知的英国医学临床上疼痛程度分级是0~10分。

0~3分是轻度疼痛;

4~6分是中度疼痛;

7分以上为重度疼痛;

10分则是你能想得到的最剧烈的痛感。

然而,我们能想象得到的疼痛都比不上分娩疼痛。分娩疼痛并不包括在这0~10分里,分娩疼痛是可怕的12级

当然,这里还要考虑每个人对待疼痛的敏感度问题。但是,我国的一项调查研究表示,只有 6% 产妇对于分娩疼痛的感觉是轻微疼痛。50% 的产妇认为有明显疼痛但还是可以忍受,有 40% 的产妇表示分娩疼痛简直是痛不欲生、不能忍受丝毫。

数字看起来冷冰冰,没有体验过的人永远不知道这 12 级的疼痛究竟有多疼。

风凉话说来就来了:

不就生个孩子嘛,至于这么矫情吗?

我妈当年生下我就下地干活了,现在不也好好的!

别的女人都能生,怎么就你事儿多?

你们女人总会把生孩子说的很夸张!

在 Quora上也有人提问:“男人怎么才能理解女人承受了多少痛苦?”(How could men empathize as to how much pain women endure when they are giving birth?)

为了证明“你们女人真的是在夸大生孩子的疼痛”,几位男士分别体验了女性分娩时“夸大的疼痛感”。

体验开始之前,医生给他们详细解释了一下体验过程,然后在他们的腹部、腰背进行1个小时的电极刺激,用来模拟女性分娩时的镇痛感。

分娩初期疼痛大概2~3分左右

随着子宫收缩强度逐渐增强,痛感开始升级。体验的男士们开始倒吸冷气了......

这种痛感已经到头了吧,强忍着问医生,才知道这连一半的痛感都没有达到。

即将开始加强痛感等级的时候,除了尖叫,还是尖叫......体验还没有到半个小时,两个人已经貌似失了心智,开始求饶。

我们再看看妻子的反应,emmm......这种“感同身受”可以多来几次。

经历了一场死去活来的疼痛体验之后,两位男士终于明白了这种疼痛真的不是谁都能忍受的。

从“痛不欲生”到“无痛分娩”

电流接通的那一瞬间,体验的男同胞们坚持不到10分钟就无法忍受,要求停止。然而真正的产妇却要忍受这种疼痛几小时,甚至数天。

在电影《生门》中,产科女医生毛艳红自己的生产经历让她“死了的心都有”。

产前阵痛长达六个半小时,宫颈口才开了一指,平时鼓励产妇顺产的她,在这种疼痛的折磨下,对她的主刀医生说,她宁愿少活一年,也要到打针。

就是“打针”这两个字,又一次引起了产妇家属和医生的注意。这个“针”就是无痛分娩的麻醉针。

生产阵痛带给产妇的痛苦本应该是可以尽量减轻甚至避免的。

无痛分娩,或者更准确的说分娩镇痛(硬膜外麻醉技术 Epidural Anesthesia),就是用麻醉等方法使分娩时的疼痛减轻。

在美国无痛分娩实施的比例大概为 85% ,英国是 98% ,加拿大是 86% 。尽管我国早在 1963 年就开始了硬膜外阻滞分娩镇痛的研究,但实施无痛分娩的比例不超过 10%

相对欧美国家的无痛分娩的推广率高达 80% 以上,无痛分娩在我国普及率如此之低和我们对它的认知不足有很大关系。

现在,很多年轻人都会主动提出无痛分娩,但大部分长辈还是有疑虑。

产妇听到麻药要从嵴椎进入就有些害怕,直接放弃。

因为对无痛分娩知之甚少,存在不少误解。有很多人认为这种方法对胎儿不好,担心麻药的注入会影响胎儿的健康。

其实这是一个早就被辟谣的谣言。

(无痛)分娩过程中镇痛泵内麻醉药物的浓度很低,仅仅只是剖宫产手术麻药浓度的1/10,由于麻醉药是直接打到椎管内,而不是直接通过产妇的静脉,所以其药量几乎不会到达产妇体循环,通过胎盘吸收到胎儿的药物也是微乎其微的。

——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麻醉科主任黄绍强(澎湃新闻)

除了认知不足的问题,更重要的还有麻醉医师资源不足

在我国的临床医疗体系内,长期存在着对麻醉师的忽视。北京大学第一医院麻醉科主任曲元介绍说,麻醉科在医院处于辅助地位,在我国的绝大多数公立医院,产科没有麻醉医师编制

这是因为综合性医院的麻醉科需要承担各个科室的手术麻醉任务,很难分出人力到产房去做“看上去不那么紧急”的分娩镇痛工作,而产妇则需要麻醉师 24 小时全程监护。

——辽宁抚顺市某三甲医院麻醉医师陶敏

无痛分娩推广难也有一部分来自某些医院产科的阻力。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麻醉科主任曲元

以北京为例,在医院顺产 1900 元,剖腹产 3700 元。在产科并不盈利的状态下再去推广根本没有任何利润的无痛分娩,也是这项技术难以在我国推广的客观原因。

李银河老师曾说过:“产妇分娩是否痛苦,反映了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为产妇减轻痛苦,是对生命个体的尊重,也反映了一种生育文明。”

产妇在生产的过程中承受的痛苦不是任何一个人可以感同身受的,但我们现在面对的因为生产观念或者医疗资源不平均而产生的种种问题并不是束手无策。

有可行的办法(无痛分娩)就要尽力去实行,并且国家也要完善法规政策,将女性最基本、最独有的生育权利交给女性,在女性还没有被疼痛彻底侵蚀丧失意识之前,让生产女性自己决定分娩方式;或有专业医生评估产妇身体条件决定之后的分娩方式,而不是一味地认定只有产妇家属签字才能实施麻醉等等。

由“痛不欲生”变成“无痛分娩”,可能是每一个准备分娩的女性最渴望的事情。尽管这种期待可能还会面临着医疗技术、经济能力以及生育观念等多重障碍,但只要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去关心产妇的权益,去认识无痛分娩的科学原理,相信一定会有更多的产妇可以从生产疼痛中解脱出来。

生孩子到底有多疼?六层楼

无痛分娩推广14年使用率仅为10%:家属反对医院不愿 新华网

无痛分娩,你最想知道的 7 个问题一次解答!丁香妈妈 App

“无痛分娩”技术在上海逐步普及,麻药用量很小不影响胎儿 澎湃新闻

生孩子究竟有多痛苦?为什么80%的欧美产妇不用这么疼 中国日报网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单向街书店(ID:onewaystreet2013)

美时好孕